黄色软键不用钱

“好了,下不为例!”

苏辰笑呵呵的收下了狮无傲口中的‘最后’一颗火源之石。

这样的宝物,就算给自己来一筐都不会嫌多。

“草!”

狮无傲心底骂了一句。

什么下不为例?

像这样活生生被坑的事情,还能有下次吗?

况且,我看你嘴里说着下不为例,可实际上,心底别提有多期待,想着再怎么从我口袋里掏走宝贝。

狮无傲一脸闷闷不乐。

“我们在这里逗留好久了,要是再拖下去,恐怕,仙族真的就把龙族宝藏弄到手了。”

如今,能让狮无傲心情稍微好点的,也就只有此地隐藏的至宝了。

“不急,等我突破了先!”

发丝飘飘的美艳新娘

苏辰神色淡然,道。

“什么?”

“你要突破了?”

狮无傲与日照天同时一瞪眼,齐声惊呼。

太不可思了!

这可是被封印在龙骨海中的困龙城,危机密布,可你竟然要在这个地方突破?

“正是因为这个地方太过危险了,所以才需要突破,只有踏入混元炼体大帝之境第三重,我才有资格跟玄奕、神无缺、风玉书这些绝世天才争锋!”

苏辰浑身一震,露出睥睨天下的气势。

砰!

这会儿,在他神魂之中,有一棵长生青树,直接轰鸣炸开,化作九千九十九片长生之叶。

轰隆隆声传出。

第一片长生青叶炸开,如同一缕生命之光,横渡心界彼岸,疯狂吞噬苏辰的肉身之力。

“嗯?他不是在突破吗?为什么他肉身的力量在飞速减少?”

狮无傲双眼一缩,惊声道。

“蠢货,这肯定是修炼出岔了,走火入魔了呗,你的机会来了,赶紧出手,干掉苏辰,夺回你的火源之石!”

日照天心神一动,传音道。

“什么?你这个卑鄙无耻的小人,竟然想要落井下石,谋害苏兄,你死定了,我狮无傲肯定不会让你得逞的。”

狮无傲双眼喷火,高声喝道。

“呵呵……你误会了,其实,刚才我就是试探你一下罢了,我跟苏兄的情谊,那是比天高,比海深,我又怎么会干出偷袭阴人的卑鄙之事!”

日照天轻描淡写道。

“哼……我看你刚才就有这个想法,不过是因为我狮无傲一本正经,守住底线,坚守初心,才没让你奸计得逞!”

狮无傲一脸鄙夷,道。

“懒得跟你这蠢货说太多废话,你就是个没脑子的武夫,这天下,终归是我们聪明人的天下。”

日照天撇了撇嘴,傲声道。

“你这是聪明反被聪明误,刚才,你怂恿我出手偷袭苏辰的事情,我都记录下来了,等会苏辰完成突破后,我第一时间就举报你!”

狮无傲黑着脸,威胁道。

“什么?你这小狮子还敢威胁我?”

日照天急得跳脚,满脸怒火,吼了一句。

“就是威胁你,你死定了,苏辰心眼小,知道你在背后要谋害他,一定不会放过你的!”

狮无傲嘴角露出一抹阴森森的笑容。

“你要是敢举报我,那……那我也举报你!”

日照天眼珠子溜溜一转,道。

“你举报我什么?”

狮无傲神色一愣,道。

“我举报你……骂人,你竟然敢骂苏辰心眼小!”

日照天很快就有了应对之策。

“草你大爷的!”

狮无傲没想到自己一个口误,竟然被日照天给抓住了。

“看看,你还对我人身攻击,这又是一条举报的材料!”

日照天嘿嘿一笑。

“哼……随便你怎么举报,反正,你有谋害之心,这个事情很严重,苏辰一定不会轻易绕过你的。”

狮无傲神色不善,道。

“那又如何,我有钱,我有混沌玄光,大不了,罚款就是。”

日照天挺直了腰板,底气十足道。

有钱就是了不起啊!

这世上,没有花钱摆不平的事情!

如果有的话,那就是钱没给够,大不了,回头苏辰怪罪下来,自己花钱消灾了事。

“你……你个万族败类,日族臭虫,有钱了不起啊!”

狮无傲气得破口大骂。

“行了,消消气,有钱的确了不起,但也不能为所欲为,要不你我各退一步,你不要去苏辰那里说我坏话,我也懒得去举报你。”

日照天用了一招‘以退为进’的策略,可惜,这会儿,狮无傲正在怒火上,根本不可能被逼就犯。

“你滚蛋!”

狮无傲气鼓鼓的瞪了日照天一眼,收回目光,懒得再搭理这家伙。

这会儿,他看向苏辰时,发现对方身上的混元气血,还在疯狂锐减。

如果说一开始苏辰的气血之光,足足有十万丈之高的话,那么,现在,他的气血之力,已经锐减了一半,只剩下不到五万丈,且还在快速锐减。

“这家伙的突破,有些古怪啊,该不会真的是走火入魔了吧?”

狮无傲眉头拧成一团,嘀咕道。

“什么走火入魔啊,你傻不傻,这明显就是置之死地而后生!”

“人家是有大智慧的,每一次突破,必定是有百分之一百的把握。”

“你以为谁都跟你一样,总是嫌自己命长去胡乱突破?也就是你命好,狮皇之子,血脉尊贵,才能活到现在!”

日照天的嘴巴,就像机关枪一样,突突突,直接把狮无傲呛了个半死。

“你不说话的话,没人当你是哑巴!”

狮无傲目光幽冷,寒声道。

“那不行,你太蠢了,我必须说点道理给你听,万一日后你们族内的老狮子挂了,你成了新的狮皇,你还得感谢我那些年给你说过的道理。”

“说不定,到那时候,你豪气十足,大手一挥,就同意我进去你们狮界收尸了呢!”

日照天目中泛起阵阵精芒,道。

“那我还真得‘谢谢你’!”

狮无傲把最后面三个字咬得特别重,发出沉闷的鼻音,目中更是有森然杀机在滚动。

砰!

突然,一声巨响炸开。

那是困龙城深处的禁制之塔,又被人给引爆炸开了。

浩浩荡荡的禁制神光,像潮汐般,翻滚而来。

但就在这个时候,苏辰身上,却是突然爆发出一阵强大波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