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看不充VIP的app

原本,黄昊倒也没有想要做得太过分。毕竟,这是路飞的地盘,若是黄昊真的做过分了,路飞这个市委书记恐怕不好交代。那个秃顶中年的话黄昊是听进去了,这些棒子似乎是省长亲自请来的投资者,若是自己做过分了,恐怕真的会给路飞留下难题。

路飞对于自己有着太多的恩惠,黄昊也不想让路飞为难。所以只是对于这一群嚣张的人小惩大诫一番。

不过,现在知道这伙人竟然和前些日子那几个赚着华夏钱却反过来对付华夏的棒子公司是一路货色,这让黄昊的心中不由升起了一股无名之火来。这种无名之火源于黄昊对于华夏的归属感。他是一个华夏人,对于危害华夏的邪恶势力自然而然地有着一种浓烈的厌恶。那个棒子公司百分之六十的收入都是源于华夏老百姓,可以说,华夏的老百姓才是他们的衣食父母。可尽管如此,那个公司却依然义无反顾得背弃了华夏,反过头来对付华夏,这种典型的忘恩负义行为让每一个华夏人都是感到厌恶。

黄昊自然就是其中之一。所以,他自然要有所表示一下。

“黄昊是吧?你这是仗势欺人!”金青年听到黄昊的话,脸色大变地叫了起来:“你这是破坏棒子国与华夏之间的友好!”

“破坏华夏和棒子国的友好?”黄昊呵呵地笑了:“到底是谁先破坏友好的,你心里不清楚么?”

“还有,说道仗势欺人,又是谁先仗势欺人的?棒子国别以为报上了霸权国家的大腿就可以在华夏肆意妄为,我告诉你,华夏这条巨龙早已经苏醒,早已经不是百年前的模样。现在之所以还没有怒,完是因为这一条巨龙喜欢和平,但若是你们得寸进尺,终有一天会触动巨龙的逆鳞,到时候你们必然是万劫不复的下场!”

“说得好!”

黄昊的话语一落,周围顿时响起了一片掌声,哪怕是那些武警战士,此刻脸上也是一个个露出动容之色。不过身负职责,他们虽然心中赞同黄昊,却没有放松警惕。纪律高于个人的情绪,这才是这一只不对无往不胜的原因。

“黄昊,你会后悔你今天说的话的,棒子国是世界第一高等的民族,绝不容许你这般污蔑!”金青年高声抗议着,不过他的话语却是干涩了许多。

“慧季,还不动手?”黄昊冷哼一声,理也不理歇斯底里地抗议的金青年,而是对着慧季催促到。

“黄昊,冷静点!”路飞皱着眉头,对着黄昊喝道。他虽然也是恨极了这个国家的做派,但是身为h城的一把手,不得不阻止黄昊。

爱动物的小女仆

“嘿嘿,路书记,其他的事情我听你的,但是这件事情却恕小子不能从命了。”黄昊嘿嘿一笑:“慧季,动手!”

慧季舔了舔嘴唇,摩拳擦掌地朝着金青年他们走去。

“阻止他!”路飞对着武警战士大声命令一声。这件事情到了这里已经是一件极为严重的事件了,若是再由黄昊胡闹下去,哪怕是他也救不了黄昊了。到了路飞的这个位置,自然知道华夏之中的那些隐秘部门是何等厉害,若是他们出手,黄昊就算有些实力恐怕也要吃亏啊。

听到路飞的命令,那些武警战士齐齐地一紧手中的步枪,对准了慧季,口中大喊:“不许动。”想要借此让慧季停下脚步。不过看得出来,此刻他们也是不敢开枪的,一旦动枪了,事件的性质将会再次升级。

然而慧季却是嘿嘿一笑,手指悄无声息得连连点动,一道道气劲立刻打在了每一个武警战士的身上。瞬间,在场所有的武警战士都仿佛是被下了定身术一般,保持着当前的动作一动也不能动了。

隔空点穴!这是天龙寺一阳指之中的一种攻击招式,以慧季的功力,倒是可以控制指力收放自如,不会伤到这些武警战士。

随后,慧季便是如狼入羊群一般,在一片惨叫声之中将金青年和两个棒子老头的一条腿给打断了。

黄昊冷眼望着在地上直打滚的棒子们,脸上没有丝毫的怜悯。以这几个棒子不将华夏人的人命放在眼里的态度,仅仅是打断腿还是有些便宜他们了。

见到黄昊真的敢打断金青年他们的腿,秃顶中年顿时吓得脸色白。此刻,他已经颤颤巍巍得拿出了手机,拨通了省长的电话,添油加醋地将这次事件汇报给了省长。

“哎……”路飞见到秃顶中年已经开始和省长汇报情况了,不由长叹了一声:“黄昊,你这是意气用事啊?”

“呵呵,路书记,这些棒子来我华夏的土地上作威作福的时候就应该有这个觉悟了。”黄昊咧嘴一笑:“路书记,你不用担心,这件事情我会摆平的。”

“你摆平,你拿什么摆平!”路飞惨然一笑,随即走到黄昊的身边,压低了声音说道:“黄昊,你虽然有些实力,但是华夏的也有一些隐秘机构的。这些机构平时不出现,但是一旦有武人闹事的时候,他们就会出面。你今天这么做了,绝对会引起他们的注意。那些人地位然,直接听命于一号长,哪怕是我的老领导也插不上话啊。哎,这件事情就算我想帮你也做不到了啊。”

黄昊脸色一动,而后似笑非笑得望着路飞:“路书记,你说的那个隐秘机构可是龙门?”

“你知道?”路飞骤然听黄昊提起龙门,顿时一惊,诧异地望着后者:“你知道龙门?也对,你是武林中人,知道龙门也不稀奇啊。想必你也应该明白龙门的恐怖了。”

“我当然知道。”黄昊拉过路飞,勾肩搭背地拉着路飞转过身子,神秘兮兮地说道:“路书记,我给你看个东西。”

路飞不明所以,但是看到黄昊神秘兮兮的样子,倒也没有拒绝。下一刻,他看到黄昊的手在腰间随意一抹,手上就突兀得出现了一块勋章模样的东西。

“路书记可认识这东西?”黄昊笑着将勋章递给了路飞。

路飞目光一缩,勋章的龙形模样让他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拿起勋章仔细观察了片刻,路飞的脸上猛然浮现出了一股震惊。他终于想起自己为什么对于这勋章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了。当他刚刚接任h城市委书记的时候,他的老领导就给他看过一张照片,照片上就是这样的一枚勋章。

“黄昊,你是……”路飞的脸上的着急和不安顿时如乌云一般散去,语气也是轻松了起来:“龙门成员?”

“如假包换!”黄昊将龙形勋章拿了回来,重新收入储物袋之中。

“哈哈,这样说来,我还得叫你一声长呢!”路飞用力得拍了拍黄昊的肩膀,显得很兴奋:“就知道你小子不是池中之物,好样的!”

随即又在黄昊的胸口锤了一拳,笑骂道:“你小子有这个底牌,早点亮出来啊,害得我为你操心了那么久!”

黄昊淡然一笑:“你要是不说,我也不知道龙门的影响竟然这么大啊!”

“好小子,你既然是龙门成员,那么这件事情我也就乐得轻松,不插手了。”路飞无语一笑,随即脸色凝然了起来:“最后我再劝你一句,虽然你是龙门的成员,不过做事还要要以维护国家利益为目标,这样才能永远站在道义之上。龙门可以无视对错,但是却必须谨记国家利益高于一切的使命!”

“我明白!”黄昊肃然点头:“我黄昊说到底还是靠着国家的补助长大的,自然不会做出有违国家意志的事情来。”

黄昊是个感恩的人,自幼成长在孤儿院,靠着国家给孤儿院的补助过活。这份补助尽管并不丰厚,但是却从没有缺斤少两过。所以黄昊对于国家的感恩情感相对于普通人要更加浓烈一些。

“呵呵,我倒是忘了你的身世了。”路飞呵呵一笑,随即再次勉励地拍了拍黄昊的肩膀,随后转身就要离开。

另外一边,那马明已经向省长交代完了事情的始末,此刻,他对着路飞高声叫道:“路书记,省长让你听电话。”

“哦。”路飞点点头,走到马明身边,毫不在意得接过了电话:“竹省长,您好,我是路飞。”

“路飞,你到底是怎么搞的!为什么h城里会有人公然袭击政府官员和棒子国的投资商!”电话那边,竹省长劈头盖脸得就训斥起来:“本来省委省政府还在表扬你这些日子的成绩,现在看来,这些表扬都是言过其实了!还有,我听马明说了,这些行凶者竟然连武警战士都敢攻击,简直就是藐视法律的存在!路飞,我现在要求你,立刻将伤人者羁押起来严加看管。过一会儿,省里的调查组就会下来,权接手这一起事情的调查工作!”

竹省长的话声音很重,再加上马明故意开了免提,这一下子几乎场的人都是听到了竹省长训斥路飞的话语了。

搀扶着马明的何峰脸上露出一股兴奋之色,只要省长对路飞表达出不满了,再加上这次事件性质如此恶劣,省长为了平息棒子国投资者的怒火,绝对会拿路飞开刀,相信路飞的市委书记也要做到头了。到时候,他这个市委副书记必然能够再进一步。

然而,让何峰没想到的是,路飞面对竹省长劈头盖脸的斥责,脸上依旧平静无比,好似省长骂的根本不是他一般。

“路飞,你怎么不说话了!”竹省长听到路飞迟迟没有表态,不由语气不善得催促道。

路飞终于开口了,他的语气很是无奈:“竹省长,对不起,打人者的身份有点特殊,我实在是管不了,也不敢管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