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手app黄

“江兄。”

“孔先生。”

“孔老师。”

日月教学堂之外,江临御剑而下,第一次被粑粑送上学的小念念也是开心地从粑粑的脑袋上下来,可爱地拱着小手对着孔霸霸作揖一礼,简直萌到爆炸。

“念念你好。”

站在院门口迎接小朋友的孔书生也是作揖还礼,神色看起来不错。

“念念,早上好。”

“念念,今天我的盒饭有章鱼丸子。”

“念念,今天我想和你坐在一起。”

还未等江临和孔霸霸说什么,一些柔糯的声音从不远处传来。

由于是上学时间,不仅是江临,陆续有家长送自己的孩子来上学。

一些小女孩一见到念念纷纷跑了过来,开心地拉着念念的小手。

天使一样的美丽

几个小女孩围在一起,可爱的声音交杂在一起,看起来很是热闹。

“娅娅、碧罗,如花这是念念的粑粑。”

小念念开心地将自己的朋友介绍给粑粑。

“粑粑,她们都是念念的朋友。”

“你们好呀。”江临微笑地从储物袋中掏出几根五彩帮帮糖分别送给念念的朋友们,动作很是熟练,“在学堂里,念念就麻烦你们照顾啦。”

“放心吧叔叔,念念在我们学堂很受欢迎的。”

身为花精的娅娅和人族少女碧罗以及其她种族的小女孩开心地接过江临的棒棒糖。

抬起头看着江临,这时候其中几个十三四岁左右的小女孩俏脸微红。

天啊这是念念的粑粑吗?好年轻好帅啊

“江兄,早就听说你回日月教了,怎么不出来啊。”

“对啊江兄,最近进货了没,没有你在,房抄裙那家伙进的东西都不咋地。”

“江兄,下午去偷鸡不?”

“要不然去碰瓷吧?”

跟在几个女孩身后,是这这些小女孩的家长们,大多都是江临的老顾客。

虽然平时也有在一起喝喝茶,但那是自己还真的没有去他们家里做过客。

江临一度怀疑他们是怀疑把自己请回家后,自己会给他们戴绿帽子。

没办法,长得帅也是一种过错啊。

“姬儿兄,贾藤兄”

江临分别打过招呼。

“要早读了哦,可爱的姑娘们快进去吧。”

“好了,念念去上学吧,粑粑下午就来接念念回家哦。”

“嗯嗯,”

念念背着小书包跑进院子,在学堂外对江临挥着小手。

“粑粑再见。”

“再见。”

“叔叔再见。”

“谢谢叔叔的棒棒糖。”

“叔叔晚上可以来我家吃饭吗?”

学堂外,告别声不断,其中年纪较小的女孩什么都不懂,只是感谢江临的棒棒糖。

一些年级较大已经花季的少女看向念念的眼神都不一样了。

或许念念怎么都想不到,自己拿她们当朋友,而她们却开始想当自己的麻麻。

其余家长也是和江临稍微寒暄之后就离开了,虽然很想和江兄多多聊一会儿,但是自己得回家好好准备对策了。

毕竟还是被江兄见到了自己的女儿,而江兄采花贼名声大盛,甚至听说连没有化形的狐狸都不放过,这让人放心不下啊

先回家把法阵布置了再说。

“孔先生气色不错啊。”

由于要晨读半个时辰,孔霸霸暂时不需要授课,江临便和孔霸霸在院子里泡茶。

看着气色红润有光泽的孔霸霸,江临点了点,在东林城,他还是面色苍白的那种。

“哈哈哈,还好还好,虽然一不小心跌落到金丹境初期了,但是好歹也稳定了下来。”

“p好你的个头。”要不是孔霸霸现在坐着,江临都想给他来一个千年杀,“在外面我都跟你的老情人在东林城大战一晚,滚毁无数房屋了。”

似乎察觉江临的意图,孔霸霸赶紧把屁股往椅子里挪了挪

“江兄勿恼,江兄的恶人排行榜不就上升至250名了吗,进了三百名,任务堂可是有奖励的啊,我可是很羡慕的啊”

“唉我说你啊”看着孔霸霸的开朗的样子,江临也不知说什么,“儒家学宫没有拿你怎么样吧?”

浩然天下以儒家为首,孔霸霸违背了儒家礼圣定下的规矩,按道理来说,就算是经历了天劫,儒家也会让人请孔霸霸去学宫喝喝茶。

“怎么样嘛,倒是还好,虽然那些老家伙平时挺固执的,但是在一些方面,还是挺网开的。”

“墨小夜呢?上次没

问,她可以转世了吗?”

“嗯,应该是没什么问题了,不过按照佛家的说法,她还是犯下了不小的孽,估计灵魂会被天道惩罚,在那之后应该就可以转世了,至于下一世是人是妖,还是什么,这就不清楚了。”

“那你呢,相通了吗?”江临轻轻一叹,“换一个说法吧,如果墨小夜转世,你会去找她吗?”

孔霸霸转过头,对着江临微笑道“江兄认为‘情’字何解?”

江临白了孔霸霸一眼“无解。”

孔霸霸竖起了大拇指“江兄果然学问高深。”

“等等!江兄息怒。”看着江临眼睛眯成两条线,孔霸霸赶紧道,“其实吧,我也不知道啊,你看人家狐族天天专研情都没弄清楚,我也不明白啊。”

“算了。”

江临站起身,拍了拍屁股。

“我一个外人也不好多说什么,不过以后你要找人,自己去找,我要是再答应别人找媳妇,我就是小黑制作的那台zz250!”

想起小黑的zz250,江临总感觉自己忘记了什么东西。

对啊

自己忘记了什么?

“卧槽!薛定谔!”

江临想起自己的狗子还在zz250的那个箱子里,江临赶紧脚踩油门,御剑而出!

“江兄,宗门大比后跟我去儒家学宫不,那里有很多文学少女啊”

对着江临飞离的方向,孔霸霸大喊道。

“我去了!”

远处天空,传来江临隐隐的回答。

“果然还是江兄靠谱。”

得到回答的孔霸霸坐回椅子上,翘着脚丫磕着瓜子翻着江临带来的新的同人画册。

越看,孔霸霸越觉得江临不该当一个剑修,而该投入画家门下。

到时候像画家那位马良画圣那般,挥墨成真,这得多刺激啊

“孔先生,孔先生。”

就在孔霸霸欣赏画册的时候,一位妇人走进院子,孔霸霸赶紧合上话本塞入怀中,站起身拱手一礼

“赵夫人。”

“孔先生早前不是说想要养一只猫吗?我家那只母猫昨天刚生,挑了一只过来,先生看看如何。”

“哈哈哈,夫人客气了,我只是随口一说而已,不过还是谢过夫人了。”

在钱夫人的怀中,是一只还未睁眼的小乳猫,颜色偏黑,乖巧地缩成一团。

“是不是太黑了?要不换一只?”

“不了。”

看着小黑猫,孔霸霸捏了捏它的小耳朵,微笑道

“黑色挺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