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d0038 麻豆传媒

() 想当年在美国,格林沃德就曾意图借默然者之手挑起巫师与麻瓜的纷争,这虽说也不是他真正的目的,却也算是想要的结果之一了。

只可惜,由于当时恰好旅行到那里的纽特斯卡曼德凑巧踏入了他的计划之中。经过了一系列乱哄哄的闹剧,斯卡曼德最终顺手就将格林沃德的阴谋击碎,并将整个纽约市内所有麻瓜的记忆都消除了一段。

而在那个时候,斯卡曼德所利用的正是能够自然清楚糟糕记忆的“蜷翼魔毒素稀释液”。

至于他到底是怎么做到清除整座城市的麻瓜记忆的……事实上,就在不久前,尤恩拉文克劳的手下、那个能变形为雷鸟的希曼就已经为玛卡展示过一遍了。

“……这就准备开始了吗?”

在高楼顶上的天台,玛卡遥望着从海面上空席卷而来的低矮云层,不禁皱了皱眉。

起初在来之前他送出的那封信,就是写给老尤恩的,可是看样子,这回老尤恩并没有一同过来。

而那个叫做“希曼”的巫师,从上回起就好像看他不太顺眼了。

“算了,反正只要让麻瓜都忘掉了今晚这档子破事,其他也就不再重要了。”

原本玛卡还想在抹除记忆前,先让国际巫师联合会那帮子人都先回来的,可实际上想想,他们一块儿被洗去了这些糟心的记忆也没什么不好的。

反正他又不想那这件事邀功说真的,他玛卡麦克莱恩的个人成绩已经够抢眼的了,没必要凡事都去斤斤计较。

不多久,当那些低矮厚实的云层飞快地将整座海法市上空笼罩,一道道闪电伴随着隆隆轰鸣在城市中回荡了起来。

像邓家佳的运动型少女气质清纯唯美写真

玛卡抬头往那雷雨云中望去,循着乌云的流动找到了一些痕迹。

那只希曼变作的雷鸟既是没有现身,那便定然是在云层中飞旋徘徊了。而这一切骤然齐至,也就意味着一场格外豪迈的大雨即将降临,其中混杂着的魔药成分会把所有不该留下的记忆尽数驱散。

臆想至此,玛卡不自觉地摇了摇头。

好吧!任何魔药的效果都是存在个体差异的。且先不论巫师,就算是麻瓜也有体质上的种种差别,兴许有些倒霉蛋会被清除掉更多的记忆份额,那样的话……

“今后,这座城市里或许会有不少人活得更快乐一些吧?”玛卡轻笑暗暗吐槽,“嗯,至少会多一些‘快乐的倒霉蛋’。”

就当他兀自在心中瞎琢磨的下一刻,第一滴雨水终于自云间落下,为今夜这场伴随着雷鸣电闪的瓢泼大雨摁下了开关。

玛卡抬手朝天一指,激荡的气流随即冲向上方,并倏然向四周吹散,为他拨开了那密集好似一体的雨帘。

远远看去,雨水在他头顶被挡住,反而显现出了那股气流的轮廓,看起来就像他真的在撑着一把透明而坚固的雨伞那般。

不知不觉间,城市中接触到雨水的麻瓜们纷纷显出了迷茫之色。

“让大家都回来吧!”

玛卡对站在肩头的那只小蜘蛛说了一句,就任它闯入雨幕之中去呼唤其他同伴了。很显然,这些混杂着药剂的雨水并不会对神奇生物产生影响……至于其他普通的动物,那就说不准了。

哗啦啦啦

今夜这场短暂的雨,在某些人眼中,或许又会显得格外地漫长了。

……

那一夜,海尔波并没有再出来掺和。

玛卡原以为,他会趁着这最后的机会多少动点手脚的,可是一直到第二天早晨云散雨歇,也没有再次出现。

而先玛卡一步离开广场的阿金巴德,则在那场骤雨下下来之后便去到了麻瓜的领导者那边,为这档子事完成了最终的收尾工作。

且不管他是动之以情晓之以理,还是抽出魔杖撸起袖子就上,总之一切纷争都暂且了结了,这终归是一件大好事。

麻瓜与巫师的战争,这是双方都经受不起的动荡。

在得知这些事都算是有了一个阶段性的修整机会,玛卡这才打着哈欠回到了霍格沃兹,钻进被窝倒头就睡去了。

可能是那位老被大家挂在嘴边的“梅林”终于看到了玛卡的辛苦与疲惫,在那之后的几个星期都没有发生什么大事,球魔法界、包括先前闹得纷纷扰扰的以色列都是一片祥和宁静。

这段时间里,恐怕也就是罗恩有点难受了……嗯,不管是心理上的、还是生理上的,都似乎有那么一点儿小膈应。

这几个星期,他一直都没想好该去怎么处理自己和那个“看起来像是女孩子的男孩子”。

而与此同时,特洛耶在发现自己周围总算是没了罗恩的身影后,却又下意识地感到了一阵发自内心的空虚。

只是由于一开始他就放弃明白了自己恐怕是不可能和罗恩在一起,所以反倒是比后者要少纠结得多。

然而,他的那身女式校服,却又仍未褪去。

偶然间,貌似是有那么些缘分的两人也会在校园中不期而遇。可无论是在蔚蓝如海的晴空之下,还是在霜雪如烟的素白之中,他们都只是错开视线擦肩而过。

他低着头,心里想的是一生有缘无分的苦楚心煎;他也低着头,脑海中掠过的却是该怎么剪断这份孽恋。

于是拖着拖着,晴空越来越少,雪瓣却变得越来越大。

蓦然抬起头才发现,这十二月……似乎早已成为了今天。

“最近玛卡好像又开始忙了?”

某天下午,赫敏在图书馆里对金妮小声说了一句。

“是啊!”金妮从书页中抬起头,想了想道,“看他才轻松了没多久,怎么就又开始了……近几天发生什么大事了吗?”

“我天天都在看《预言家日报》,可上面除了些莫名其妙的小事以外,就什么新闻都没有了。”

赫敏说着,略有些疑惑地摇了下头,然后顺手又将摊开在面前的书翻过了一页。

“算啦!他总是忙忙碌碌的,不是吗?”金妮笑着道,“像他这种嘴上说着麻烦,却总爱把事情都揽上身的人,不忙才怪呢!”

这句话算是说到了赫敏的心里去,却见她立马就点起了头,连连表示同意。可在那之后,她却又抿着嘴,习惯性地摸了摸略显粗糙的书页边缘。

“我记得在哪本书上看到过,说是‘能力越大,责任就越大’。现在想想,这好像根本就是在形容玛卡……”

赫敏这番话,也不禁激起了金妮的感慨她也得到过玛卡不少的帮助,如今回想过来,就好像自己始终欠了玛卡些什么似的。

可就在这时,另一个声音忽然就掠过了她们二人的耳畔。

“其实,用‘责任越大,能力就会越大’来形容玛卡,貌似会更好一些吧……你们不觉得吗?”

说出这句话来的,自然是卢娜。事实上,光是听到她那独特的轻灵嗓音,就能一下子分辨出来了。

“‘责任越大,能力就越大’……”

赫敏反复品味着卢娜对玛卡的描述,片刻后,她不由得轻轻叹了口气。

这个单纯的姑娘看似对什么事都不怎么放在心上,可是说实话,她的智慧大概不会输给任何一个所谓的“聪明人”。

“嗯,你说得没错。”

赫敏点头赞同了一下,随即便看到了卢娜脸上绽放出来的朦胧笑容,心情却忍不住有些沮丧。

但是突然间……

“你们这是在聊什么?”

又一个声音,打断了她的思绪。

金妮和赫敏双双回过头,卢娜也随之抬头看去,原来是罗恩来了。

“我现在不想看到你。”

赫敏果断地朝他瞪了一眼,而他的亲妹妹金妮更是立刻就又转过了身去,就当做根本没有在自己身后看见什么人。

倒是卢娜,一脸轻快地冲着罗恩打了个招呼。

“哦,下午好!”罗恩无奈地给出了一个不失尴尬的笑容,这才道,“嘿!我又怎么了,怎么就不想看到我了?还有金妮,你”

“别说话,这里是图书馆。”赫敏没好气地低声道,“再说了,我们为什么会不想见你,你自己不清楚吗……你要是再这么整天愁眉苦脸下去,我就这辈子都不想看到你了!”

“啊……”罗恩一听,顿时又耷拉下了嘴角,“好吧好吧!那我就不打扰你们在这里学习了。”

他如此说罢,就转身往书架那边走去,身后还隐约传来了赫敏的嘀咕声:

“瞧!又来了……”

近来自己的状态不好,这件事儿罗恩他其实也清楚。可这种事又不是随随便便就能恢复过来的,尤其是在自己最好的朋友哈利也总是不在的情况下。

是的,这段时间哈利基本上将课余的时间都耗费在了有求必应室中,一个人去和格兰芬多宝剑较劲去了。

哈利这么勤快当然是好的,可是这么一来,罗恩就没了这个唯一能尽情诉苦的对象。而一旦没了垃圾桶,他心里边儿的烦乱纠结就只能靠自己憋着了。

“哦……我觉得我该找本心理辅导的书看看,要不然就得去找玛卡要点魔……药……”

他随口嘟哝的语速忽然慢了下来。

“……《古代孤生蛇:同性繁殖的奥秘》?”

话语未落,一道身影倏然映入了他的眼帘。

Recent Comments

`

= Information

and shows this page

= Menu

and shows a menu

= Search

and shows a search box

= Filter

and shows a site filter (only on the home page)

= Comments

and shows the 50 most recent comments

= Extra Info

and shows extra site information

= Files

and shows files hosted on the site

Extra information

Files

Preview title will appear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