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亮视频ios下载官方

() “还记得吗?我给你们上的第三堂课就学习过如尼文中的数字,今天在讲到这段碑文时,我们就得用上它们了!”

“众所周知,‘7’是一个最具有魔力的数字,相信选修了占卜课的同学一定还记得这个概念。正因如此,在如尼文当中,我们用‘未知’来代表数字‘7’。”

“注意我的用词代表,因为这个如尼文字符在被赋予‘7’这个意义之前,‘未知’才是属于它真正的诠释……”

当天上午,玛卡正为他的s魔文班上着课,赫敏当然也在这间教室里。

玛卡讲得很认真,因为一旦进入了s课程的授课阶段,就意味着从他课堂上走出去的学生都将有更高地几率去从事古代魔文学的相关工作。

在学生承受着毕业、就业双重压力的同时,身为传授知识的教授,也一样会担负起那份足以影响到学生一生的责任感。

当然,相比较其他学科来,与古代魔文学有所关联的岗位显然少多了。

“……所以,是否有人能告诉我,当代表‘7’的这个字符与‘紫衫’、‘冰雹’组成一个符文组时,它所要表达的意义究竟是什么?”

玛卡在讲课时,向学生提问的次数并不算多,但是他也从不会忽略与学生的交流。因为他知道,与学生进行有意义的互动也是一种非常重要的教学手段。

而理所当然的,一旦教授提出问题,赫敏肯定是第一个举手的。

“麦克莱恩教授”

玛卡看着赫敏笑了笑,随即又在教室里扫视了一眼,因为想要回答这个问题的学生并非只有她一人。

爱笑的牛仔裤女生

“抱歉,格兰杰小姐,刚才已经是你今天回答的第三个问题了。”玛卡说着,双眼往窗边的某个位置上瞄了一眼,接着便道,“汉娜艾博小姐!”

“噢!”

汉娜似乎被吓了一跳,她就像是有人在其身后用针戳了她一下似的,几乎是条件反射般地站了起来。

“那个……紫衫……冰、冰雹……”

“哦不,”玛卡轻笑着摆了摆手道,“我知道你应该能答得上来,因为你的作业一直都做得不错……我就是想让你放松一下,别总是那么慌慌张张的,还记得我们在麦克米兰家的后院里玩扫帚的事吗?”

“啊,哦……是的,”汉娜左右手交叠着,轻声道,“那次很开心。”

“那就尽量保持那时的心情吧!嗯,也许我可以考虑,下堂课我们到外面的草坪上去怎么样?”玛卡点着头道,“那么,请坐吧艾博小姐”

他一脸轻快地把话说完,却又冲着汉娜身旁的位置伸手示意了一下。

“然后,有劳帮我把你身边的洛夫古德小姐叫醒,这个问题我想交给她来回答。”他说,“就快要下课了,我想这或许能帮助她以更清晰的状态享受美味的午餐布丁。”

话音未落,不少同学都跟着发出了一阵善意的笑声。

“好、好的……”

汉娜闻言,连忙在同学们的笑声中推了卢娜一下,可卢娜却依然把脸埋在臂弯里,完没有醒过来的意思。

“玛卡的课她居然在睡觉?”坐在不远处的赫敏见状,不由得在心里嘟哝了起来。

事实上,她心里边儿还是很在意那天图书馆里的事情,尤其是最后当她开口表明心迹的时候,卢娜却并没有正面地给予回应。

该怎么说呢?

兴许,这就是感觉自己在不断努力,却忽然发现‘对手’兀自懈怠时的埋怨吧?

“不对,怎么会是‘埋怨’呢?”想到这里,赫敏顿时摇了摇头,“这种情况,我应该偷笑才是吧?”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赫敏怕是已然将卢娜当成一个真正的朋友了。

“卢娜!卢娜……”

“唔?”

当赫敏还在一个劲儿地琢磨着朋友与对手之间的关联时,汉娜艾博小姐总算是摇醒了熟睡的卢娜。

却见后者勉力将自己的脸从臂弯里拔出来,长长的淡金色发丝将她的脸盖住了大半。

而等她迷迷糊糊地将发梢撩开,大家便立时发现她那白皙的脸上已经多了好几道被压出来的红印子。

“洛夫古德小姐,”玛卡看着她的脸,哭笑不得地道,“请告诉我,在如尼文中,‘7’、‘紫衫’以及‘冰雹’的符文组将会向我们表达一个什么样的意思?”

“紫衫?冰雹?”卢娜慢吞吞地站起了身来,“7加13加9……等于30?”

“是的,‘紫衫’可以代表数字‘13’,‘冰雹’也可以代表数字‘9’,这倒是没错……”玛卡无奈地道,“不过,嘿!洛夫古德小姐,我是在叫你解释意义,而不是在让你做一道数学题”

话到此处,玛卡又不得不提醒道:“顺带一提,三个数字相加之和是2

9才对!”

这话一说出口,教室里的同学们均是一愣,跟着便再次笑出了声来。可玛卡却无力地看了他们一眼合着他不说就没人意识到了吗?

不过很可惜,事实便是如此,因为这里唯一对数字非常敏感的格兰杰小姐,此刻却还沉浸在自己的内心矛盾之中呢!

当然,眼下姑且先把巫师的奇怪算术能力放在一边。

因为就连玛卡也无法理解能熟练掌握“1个金加隆=17个银西可,1个银西可=29个铜纳特”这种奇葩金钱换算的现代巫师,为什么却偏偏对数字就极其迟钝?

“意义?”卢娜在听到玛卡的话之后,似乎颇有些恍然地道,“不确定的死亡或将被终结……它的意义便是‘可能的再生’。”

“很好,回答正确,请坐吧!”玛卡拍了拍手,算是给卢娜一点掌声,但又是为了吸引学生们的注意力,“紫衫代表着‘死亡’,而‘死亡’又代表着‘毁灭与新生’”

还没等他说完,外面的走廊里突然就响起了一阵铃声,这意味着此时已经到了下课的时间了。

玛卡没有拖堂的习惯,再加上他的解释和卢娜的回答其实已经够大家明白问题所在了,所以一听到下课铃响起,他便当即收住了话头。

等铃声响过以后,他才复又朗声道:“今天的作业就在我身后……分析这几个符文组的意义,并写出一份以它们为关键词的论文,长度不得少于两英尺!”

说罢,玛卡反手一挥,黑板上立刻显现出了五个符文组合。而紧接着,课堂上就立即响起了一片哀嚎声。

“麦克莱恩教授,你不是一直都没有给我们的论文限制长度吗?怎么今天就……”

玛卡随之耸了耸肩,露出了一副“我对此表示非常遗憾”的表情。

“很抱歉,”他坦诚地道,“校长前几天提醒过我,说我的s班作业量似乎太少了一点?不过说真的,你们难道不想为自己的将来多增添一些本事吗?”

见玛卡这么说,好几位同学都是眼前猛地一亮,将下课铃已经响过的事一下子抛到九霄云外去了。

“麦克莱恩教授,”某个赫奇帕奇的学生问道,“你难道是说……你打算教我们怎么使用那种……你记得的,就是在第一堂课上你表演过的那个?”

“嗯,”玛卡不置可否地道,“如果你们的努力能够达到最起码的标准的话,我应该是不会介意多教你们一些东西的……”

“好了,下课!都快点收拾收拾,准备去礼堂用餐吧!”

在将这句最后的惯例台词一并说完以后,玛卡就随手从讲桌上拿起了课本,迈开大步率先走出了教室的大门。

虽然这本书他从头到尾都没有打开过几次,但要是手里不拿点什么,他就总对“自己是一名教授”这件事产生不了太大的实感。

哪怕他到现在,其实也已然成为了一位合格的“魔法传道者”了。

……

离开了教室的玛卡,一路便径直往楼梯方向走去。他没有必要再回一趟办公室了,因为只要将课本往腰间一塞,他就能够直接去礼堂享用美食了。

只不过,今天在上完课之后,他倒是还有些其他的事情需要去做呢!

待得玛卡下到一楼,脚步便随之一转。礼堂就在右手边,可他却反往左侧的走廊行去,迎面还撞见了一群刚上完变形术课的低年级小巫师们。

变形课教室就在前面,但那似乎仍不是他的目的地。只见他在经过了教室门口之后,又继续往前走了一段距离,来到了教工休息室那紧闭的大门前。

这里平时通常都是没人在的,可是眼下玛卡要找的那个人,或许已然先他一步来到这里边了。

噢,好吧!说起来,那位自很久以前开始,就已经不能称之为‘人’了。

随着门扉被推开的吱呀声在走廊里响过,玛卡毫不犹豫地踏入了这间休息室。而紧跟着,他顺手就把门又给带上了。

不远处,才刚从教室里走出来的麦格教授朝这边望了一眼她倒是听到了一些动静,可等她走到廊间时,教工休息室的门却是已经再度关闭了。

Recent Comments

`

= Information

and shows this page

= Menu

and shows a menu

= Search

and shows a search box

= Filter

and shows a site filter (only on the home page)

= Comments

and shows the 50 most recent comments

= Extra Info

and shows extra site information

= Files

and shows files hosted on the site

Extra information

Files

Preview title will appear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