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卓app都是免费的吗

“想逃,还来得及么?”那血衣人嘴角露出一股嘲讽,随即掌风陡然再度猛烈三分。

唐立面如死灰,这一掌何等猛烈,几乎已经是血衣人力击出的一掌了,而他不过只是脱境初期的实力,又在措不及防之下,根本就无法躲开。

死亡的气息瞬间弥漫在他的心间,这一刻,他现自己的思维都仿佛被这一掌击溃。

“不,唐立!”不远处,唐德奋力地朝着唐立狂奔,想要替唐立挡下这一掌。然而,任凭他如何的迅,都无法赶血衣人的度,只能眼睁睁地望着血衣人的强横一掌狠狠地朝着唐立的头顶拍落。

“咻——”

就在此刻,一道尖锐的气爆之声骤然响起,还没等所有人反应过来,那血衣人的长猛然爆开,或做一团血雾。

“什么情况?”众人莫名所以地望着眼前的这一幕,眼中满是骇然。

然而下一刻,一道猛烈的风声从头顶响起,让所有人的目光都是不约而同地朝着上方望去。

“那是……”

唐德的眼中陡然升起一股不可思议,在他的目光之中,只见天空之中,正有一道乌光笔直地激射下来,乌光之上,隐约可以看到两道人影。

就在众人抬头的那一刻,乌光已经轰然落地,一阵烟尘弥漫之中,两道人影徐徐地从烟尘之中走了出来。

看到这两道人影,唐门之人都是惊呼起来。

文艺少女吊带碎花裙大秀香肩美肌养眼写真图片

“唐奎,是你!”唐德震惊地望着唐奎,眼中满是不可思议。自从唐奎的女儿被抓走了之后,唐奎就悄然离开了,这么久都没有音讯,没想到竟然在这个节骨眼儿回来了。

怎么回来的?

从天而降!

这一刻,唐德骇然地不光落在了走在唐奎前方的黄昊身上,难不成是眼前的这个年轻人带着唐奎从天而降的?

此刻,唐德突然想起了一个人来,那个跟随在那血蜈老魔身边的男人,能够飞天遁地的神仙一般的人物。很显然,这个年轻人也是和那人一样,也能够在天上飞行。

想到这里,唐奎顿时脑子一热,恭敬无比地对着黄昊行礼说道:“唐门唐德,见过这位前辈!”

“前辈,这是我们唐门的现任门主唐德。”唐奎对着黄昊介绍说道。

黄昊点点头,手掌轻挥,一股真元立刻就席卷而出,将唐德的身子扶起。

就在这个时候,黄昊的目光微微一冷,转头对着正要悄然逃窜的三个血衣人低喝一声:“还想走么?”

说话之间,之间他手指连弹,几道劲风呼啸而出,朝着一侧激射而去。

劲风度奇快,几乎在一瞬之间就已经打中了三人的后心位置。顷刻之间,三人的后心位置齐齐多了一个鸡蛋大小的血洞。三人惨叫一声,立刻就倒地不起,一动不动,显然已经死了。

见到黄昊出手竟然这般犀利,唐德的脸上不由闪过一股强烈的震惊。那三个血衣人的实力极强,哪怕是最弱小的哪一个也能够独自一人就将他唐门三个脱境强者打败,其中一个更是惨死在了对方的手上。若不是眼前的这个年轻男子出手相救,哪怕是唐立也要惨死当场。

而另外两人并没有出手,唐德并不知道他们的实力,但是唐德可以肯定,这两人的实力绝对更加厉害。

然而这三人在眼前的男人面前,竟然连动手的勇气都我没有,转身就逃,而眼前的男人仅仅弹出几道劲风,就将三人尽数击杀,这样的实力又该是有多强?

“多谢前辈击杀这几人,替我唐门弟子报仇!”这一刻,唐德慎重地对着黄昊跪倒下来。

“举手之劳罢了,起来吧!”黄昊淡淡地说道,再次一股真元出,将唐德扶起。而后,他对唐奎说道:“将那唐巧巧叫出来吧,我交代完了事情,或许就要离开了。”

唐奎虽然很希望黄昊能够留在唐门,那样的话唐门无疑多了一把巨大的保护伞。但是他也知道,如黄昊这般的强者绝对不会被唐门这样的小门小派束缚住脚步,当即只得遗憾地点点头。

“门主,这一位前辈是受了我哥哥所托前来寻找巧巧的,麻烦你将巧巧喊出来吧。”唐奎对唐德说道。

“什么,是你哥哥唐靖所托?”唐德面色一变:“唐靖还活着么?”

唐奎苦笑地摇摇头,当即将黄昊告诉他的一些细节专转述给了唐德。唐德听完,眼中也是升起了一股悲凉:“哎,又失去了一个族人啊。”

说吧,唐德的目光落在黄昊的脸上,脸上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

黄昊微微一笑,他自然知道唐德想问什么,当即一拍乾坤囊,一个包裹出现在黄昊的手上。

黄昊随后将包裹一抛,嘴里说道:“这是唐靖托付给我的东西,让我交给唐门,你既然是唐门门主,那么这里面的东西就交给你,也算是物归原主了。”

唐德急忙接过包裹,小心地打开,见到里面一本泛黄的书册,脸上顿时露出一股激动:“本门失落了百年的《千手观音》终于重回我唐门之手,有了这一门秘籍,唐门何愁不强盛!”

话毕,唐德整了整衣服再次对着黄昊恭敬一礼:“前辈将这本秘籍送回唐门,对于唐门无异于再造之恩!我唐门百年前赫赫威名,就是因为这一本《千手观音》秘籍,只不过百年前的大难,这秘籍也是遗失了,如今重新回到我唐门,无疑是让唐门再次崛起了。

黄昊点点头,倒是没有说话。眼前唐德心中的喜悦,黄昊能够理解。

“快点吧,将巧巧叫出来吧。”唐奎忍不住提醒一句。

然而,唐奎的话音刚落,唐德的脸上便是露出一股悲凉来:“前辈,巧巧那丫头出事了!”

“什么?”不仅仅是唐奎大惊失色地叫了起来,黄昊也是忍不住眉头一挑,面露沉重。

“是这样的。”唐德说道:“半月之前,这些血蜈老魔的手下就已经来过这里了,那一次我和另外两位脱境强者正好外出办事,没想到回来之后却是听到了这样的消息。巧巧和另外四个童男童女被血蜈老魔的使者抓走了!”

“你说的可是真的?”黄昊闻言,目光之中不由露出了一股幽冷。自己千方百计地来到蜀中寻找唐巧巧,眼看已经来到了唐巧巧的低头,却现唐巧巧已经出事了!一想起唐靖轮回前望着自己的目光之中的期许,黄昊不由心中一紧。

唐巧巧出事了,岂不是让他无法兑现唐靖的请求?那血蜈老魔抓走童男童女,应当是作为血食的,没准,此刻的唐巧巧早已经命丧在血蜈老魔的口中。

“前辈息怒,是我们几个的失职,没有保护好族人啊。”唐德面色沉痛地说道。

黄昊没有回答,却是突然对着唐德问道:“你可知道那血蜈老魔的巢穴在哪里?”

唐德闻言,立刻身子一颤,满是不敢置信地对着黄昊说道:“前辈,您可是想要去那血蜈老魔的巢穴?”

“正是!”黄昊点点头,认真地说道:“毕竟答应过唐靖,也算是惹下了这一段因果。若是唐巧巧还活着,我自当将她安带回,若是她真的已经命丧血蜈老魔之手,我便将那血蜈老魔斩杀,也算是对唐靖有一个交代了。”

唐德满脸感激地说道:“前辈高义,唐门上下没齿难忘!不过那血蜈老魔法力通天,在下前辈反受其害,那样的话,我唐门上下此生难安啊。”

黄昊淡淡摇头:“无妨,我自有分寸,纵然无法奈何那血蜈老魔,安脱身还是有几分把握的。你们若是知道血蜈老魔的老巢位置,尽管告诉我便是。”

唐德面色复杂地沉思了一会儿,这才郑重地说道:“既然前辈执意要去,在下不才,愿为前辈领路。若是真的遇到危险,在下拼死也要为前辈争取一点逃命的时间!”

“我也去!”唐奎和唐立两人也是开口说道,一脸上一副坦然赴死的模样。

“行了!”黄昊没好气地望而知这几人,毫不客气地说道:“你们去了,我反倒要分心来照顾你们,只会更加碍手碍脚罢了。你们只要将血蜈老魔的位置告诉我,我孤身一人前去倒也更加方便。”

几人齐齐对视一眼,脸色有些尴尬。唐奎倒也罢了,毕竟只是宗师境界罢了,但是唐德和唐立两人可是脱境的强者,放到武林之中都是泰山北斗一般的人物,这还是第一次被人说碍手碍脚呢!不过这话是黄昊说的,他们两人也是没有任何的脾气。

“也罢,既然前辈执意如此,那我等就安心在这里等候前辈得胜归来。”唐德长吁一口气:“其实,那血蜈老魔的老巢所在并不是什么秘密,前辈只要如此寻找便能找到。”

说话之间,唐德就将寻找血蜈老魔老巢的具体方法详细告知黄昊。

黄昊一一记下,目光却是落到远处早已经死去的三个血衣人。

下一刻,黄昊伸手一抓,就将一具于他身材相仿的血衣人尸体隔空抓摄到了眼前,仔细地观察了此人的容貌之后,黄昊闭上眼睛。

下一刻,唐德几人只见黄昊的脸上肌肉突然蠕动起来,不一会儿便已经变换了一个样子,那模样竟然和这个血衣人一模一样。

三两下将血衣人的血袍扒了下套在自己的身上,黄昊默默施展《匿仙决》。下一刻,一股充满暴戾的血气之力从黄昊的身上升腾起来。

若不出唐德等人将这一过程程看在眼里,绝对会认为这是那个血衣人死而复生了。

这改头换面的手段实在是太厉害了吧!

“虽然还有一些细微的诧异,但也差不多了。”黄昊满意地望着自己的新形象,脸上露出一股森然:“你们在这里等我,不管是否将唐巧巧救出来,我都会再来这里一趟的。”

说话之间,黄昊已经驾驭这混元如意棍冲天而起。

(s:突然感到身体不舒服,头晕恶心,四肢无力,难不成又生病了?开始写书以来,身体一天不如一天了。)